首页 > 清风苑 > 历史文化 正文

历史文化

六奶奶的口福

稿件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 2022-04-28 09:55:08
分享至:

  每到夏秋时节,我都要回老家的山上去寻找一下大山给我的记忆。那里不仅住着我的六奶奶,还有很多松树、柏树、榆树和沙棘树,还有六奶奶最爱吃结满小红灯笼般的酸枣树。

  六奶奶住在一个四合院里。家里就她一个人,两间房,一铺大炕,母亲怕六奶奶孤独,便让五岁的我住进六奶奶家陪她作伴。六奶奶很疼爱我,经常把兜里红红的、皮薄肉厚的酸枣掏出来给我吃。她点着我的鼻子说,只要我在她家常住,酸枣管够。

  我很是喜欢小脚大个的六奶奶,她爱说爱笑,很干净,特别是那杆长烟袋嘴上一叼,讲出的笑话像山泉水一样,潺潺流淌。

  六奶奶走到哪,总爱提着一个装满水的玻璃瓶子。我不解地问她:“您为什么老是喝瓶子里的水,吃酸枣啊?”六奶奶看着我笑笑说,她说瓶子里装的是治胃病的山泉水,吃酸枣能多吃饭菜,干活计身上有劲儿。

  我上小学时,六奶奶送给我一个半旧的书包,我问六奶奶,您家为什么没有孩子上学啊?六奶奶笑笑拽拽我的耳朵说,让狼叼走了。我摇摇头说,不信,你在骗我。六奶奶有些生气了,叹了一口气走了,没给我酸枣吃。等我回家去问母亲,母亲脸一沉,不准我再问及六奶奶这事儿了。母亲说六爷爷整天在山上为队里治山植树,他特别疼爱六奶奶,每天都给六奶奶往回送山泉水喝,秋天他把摘下的酸枣晒干后,够六奶奶吃上几年的。

  为了弄清山泉水和酸枣的来历,我曾拽着六奶奶去山上寻找过。在大山沟底的一个石崖处,有两眼山泉,清清的山泉边长满了绿草,泉眼咕咕地向上翻着花,喝一口,清凉甘甜,通心通肺。六奶奶说,这泉水很有营养,一年四季日夜流淌,喝了不会坏肚子的,夏季天越热,水流越旺。再看那满坡满岭半人高的酸枣树,树上的枣圆圆的,密密麻麻,夏绿秋红,特别馋人。

  听母亲说,六奶奶有一个儿子,十几岁就在山上陪六爷爷挑水浇树,开荒种地。为了让父亲在山上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他在沟旁掏了一个窑洞,结果在窑洞掏了一半时,土方坍塌把他埋在了里面。

  看着六奶奶家里露着蓝天的灰瓦房,我问六奶奶:“房顶的瓦片都坏了,可房上的檩木为啥还没坏啊?”六奶奶端着那杆长烟袋很珍惜地指着房顶说:“这些松木和杨木全是你六爷爷爷俩个在山上挑着山泉水浇灌出来的,结实得很啊!”我感动地向六奶奶说:“六爷爷真好,他还给您摘酸枣吃,等我长大了,一定弄回几棵来,栽植到院子里,也用山泉水浇灌,让您整天坐在树下吃着酸枣给我们讲笑话。”

  六奶奶呵呵笑着,笑得前仰后合,眼睛里溢满了泪花花。

  那年我在单位,接待了一位从日本回国考察的学者。他说他在日本一家科研部门工作,重点研究沙棘油的用途。我问:“什么是沙棘油?”他说:“沙棘是一种生命力很强的落叶性灌木,耐旱,抗风沙,它的根、茎、叶、花、果均有着丰富的营养物质,是世界上含有天然维生素种类最多的珍贵经济林树种,其维生素的含量远远高于鲜枣和猕猴桃,有着维生素之王的美称。”“它能治病吗?”“能啊,不仅能消炎止咳,医治胃病、心脏病、降低胆固醇、活血化瘀,还对烧伤、放射病具有着独特的药用价值。”

  我想,我的老家有山有水,全是沙土地,应当广泛种植啊!

  “种植沙棘树利国利民,中国的华北、西北、西南地区都可大量种植,用于改良土壤和沙漠绿化。”他激情地告诉我。

  后来,我托在市里林业部门工作的一位朋友,买回几斤沙棘种子,回老家种植了几亩地。可惜家人不熟悉沙棘种子的种植技术,就当做杏树深埋种植了,结果第一年出苗不到一半,长势也不好。家人说还不如种粮食省心呢。谁想第二年开春,一场春雨,地里催生出很多新的沙棘苗来,新苗老苗长得很是旺盛,绿绿的披针形的叶子手拉着手在晃动着。

  为了让老家人能充分认识沙棘的重要作用,第二年清明节,我与几户村民商量,免费在山上栽植点沙棘看看效果怎样,同时,我在六奶奶坟前栽植了一大圈,全是用山泉水浇灌。我的想法是让沙棘尽快成长起来,改变土壤结构,给人们提供丰富的营养品,让六奶奶品尝一下沙棘果一定比酸枣要好吃的多。

  于是,我动员家人,继续种植沙棘,绿化美化生态环境。我的想法得到了老家林业部门领导的大力支持,他们说沙棘不仅能防风固沙,改善土壤,还能保护耕地和树木,为国家创造财富。经林业部门的人员一讲解,人们充分认识到种植沙棘的重要作用,不长时间,老家几个村的山坡上,长出绿油油的一片,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前年秋天,我回老家办事,在餐桌上无意中见到了一盘圆圆的,有红有比黄豆粒还大的水果。我好奇地看着不知叫什么名字,产地在哪?人们笑笑告诉说,这就是你在山上种植的那些沙棘树结出的果实!

  太出人意料了,走,马上上山看看去。当时正值秋收时节,天高云淡,烈烈的太阳在头顶上烤着。等我走到一堆堆蓬勃旺盛的沙棘树前一看,一棵棵粗壮的树丫上,结着密密麻麻的果实,颜色或橙黄或桔红,像玛瑙一样,晶莹剔透的令人馋涎欲滴。我试探着摘了几个沙棘果放在嘴里一咬,甜酸甜酸的,味道清新,浸润心田。我猜,六奶奶肯定看到也吃到了,它比酸枣的营养价值要好得多。说着,我向六奶奶坟前的那片沙棘林走去。(王慧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