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清风苑 > 历史文化 正文

历史文化

这些科技典籍你知道吗

稿件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 2021-04-26 09:42:07
分享至:

  勾股定理、鸡兔同笼问题早就出现在典籍中

  中国古代数学史上有一部重要著作,它不仅在中国被尊为“算经之首”,而且传播到了朝鲜半岛、日本,被誉为“东方数学的代表作”,它就是《九章算术》。

  《九章算术》的成书时间很早,今传本是西汉早期张苍、耿寿昌整理的,但其中一些内容可以上溯到先秦时期,可见它有一个长时间的编辑与流传过程。三国时期,刘徽为《九章算术》作注,正是在从事这项工作时,他提出了用割圆术来计算圆周率。

  《九章算术》的体例非常有趣,它更像是一部习题集,包括246个题目及其答案。题目来源于生产生活,有许多与土地、粮食、农业相关的题目。《九章算术》第九章“勾股”,揭示了今天我们熟知的勾股定理:“今有勾三尺,股四尺,问为弦几何?答曰:五尺。”

  今天困扰许多小学生的鸡兔同笼问题,也早就出现在《孙子算经》这部著作。《孙子算经》肯定不是写《孙子兵法》的孙武所作的,但作者已不可知,唐朝有人作注。《孙子算经》问:“今有雉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雉兔各几何?”它提供的解答方法很巧妙:“上置头,下置足,半其足,以头除足,以足除头,即得。”各位读者不妨按这种思路算一算。

  宋代医学不只诞生了《洗冤集录》

  说到宋代医学,我们很容易想到“大宋提刑官”宋慈和他撰写的《洗冤集录》,这是我国第一部也是世界第一部法医学专著,比西方同类著作要早三百多年。

  宋慈出版此书时的身份是湖南提点刑狱官,身为一位司法官员,宋慈认为“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检验一事事关他人的性命与名声,不可不慎重,宋慈说自己“不敢萌一毫慢易心”,这种负责任的态度促使他写成此书。

  除了法医学之外,宋代医学成就还有一些值得关注的亮点。

  宋代民间与官方都出版了不少方剂学书籍,收录的一些药方今天还有使用者,如《苏沈良方》将苏轼和沈括的相关著作合在一起出版,而宋代官方编写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则是我国第一部由政府颁行的医方典,这本书后来还传到了日本。

  儿科在宋代成为了一门独立的学科,生活在北宋中晚期的钱乙一辈子钻研儿科,摸索出了一套适用于小儿的诊疗方法。他的学生将其理论与经验整理成《小儿药证直诀》一书,这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儿科专著,在这本书中就提到了辨认百日咳的方法。《四库全书提要》对此书评价颇高:“小儿经方,千古罕见,自乙始别为专门,而其书亦为幼科之鼻祖,后人得其绪论,往往有回生之功。”(陈彧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