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清风苑 > 案例警示 正文

案例警示

无视组织培养 只感恩“大哥”提携

稿件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 2021-04-28 10:30:47
分享至:

  “你与市交通运输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纪庆贵关系如何?”

  “我的副处级职务是纪庆贵帮助解决的,他是我的大哥,我很感恩他。”这是吉林省四平市交通运输综合服务中心(原四平市交通运输局公路管理处)党委副书记、处长康鹏程与办案人员的对话。

  2021年3月29日,康鹏程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20年3月,四平市纪委监委对群众反映的纪庆贵问题线索进行核查。随着核查工作的深入,康鹏程违纪违法问题线索逐步浮出水面。2020年9月9日,康鹏程接受四平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一个月后,康鹏程的“大哥”纪庆贵被四平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这起案中案,还要从1989年说起。当年,刚大学毕业的康鹏程进入四平交通部门工作,凭着吃苦耐劳的劲头,他一步一个脚印,从一名普通技术员成长为业务骨干和领导干部。康鹏程的成长进步是组织教育培养和群众信任的结果。然而,他却认为自己的进步全靠纪庆贵的提携和帮助。

  纪庆贵是康鹏程的老乡,二人关系始于2003年。这一年,纪庆贵到四平市公路管理处任副处长,主持行政工作。在他的推荐下,时任公路管理处工程科科长的康鹏程入了党。本是正常的组织推荐,却让康鹏程看到了他仕途晋升的“捷径”。

  2009年2月的一天,康鹏程来到时任市交通运输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纪庆贵的办公室,对他说:“我想争取(当)四平市公路管理处副处长,希望大哥能支持我。”纪庆贵爽快地答应了。过几天,在组织推荐提拔人选的时候,纪庆贵便极力推荐康鹏程。最终,康鹏程如愿当上四平市公路管理处副处长。

  “走上领导岗位后,一些人的阿谀奉承,让我迷失了方向,我就想多挣些钱,在‘朋友圈’有面子。”随着职务的提升,康鹏程内心也开始发生变化,他自我剖析道:“我的量变是从逢年过节收受红包开始的,第一次收受红包时,心里也发慌,慢慢我就觉得收红包是工程老板和我套近乎的一种方式,自己收了也没有为当事人谋利,属于正常交往。”

  在错误思想的支配下,康鹏程对节日期间收受礼金愈发胆大、来者不拒。经查,在康鹏程56笔受贿事实中,有41笔就发生在节日期间。

  除了收受节日礼金,商人老板的围猎也是康鹏程走上邪路的很大推力。

  王某,某公路段原技术员,康鹏程在任公路管理处技术员时,二人关系就十分要好。交通局所属企业改制之后,王某成为某公司经理。2008年中秋节,王某为感谢康鹏程在某公路建设中计量工程量事项及工程款拨付上提供的帮助,送给他10万元好处费。2014年9月,得知康鹏程买车缺钱,王某主动送其20万元。康鹏程则利用职务便利先后给王某的公司安排多个道路工程项目。二人沆瀣一气,各取所需。

  在此期间,类似的交易还在康鹏程身上不断上演,只不过是对象换成了李某、高某等企业老板。经查,康鹏程利用职务便利先后接受13家企业、单位请托,在承揽工程、结算工程款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钱物折合人民币共计203万元。

  2016年6月,康鹏程为谋求公路管理处处长一职,再次找到时任市交通运输局党委书记、局长纪庆贵,与上次不同的是,腰包鼓了的他直接送给纪庆贵5万元现金。随后,康鹏程又如愿当上了公路管理处处长。

  在康鹏程被留置之初,办案人员与其交谈数日,他对纪庆贵的“提携”之恩念念不忘,为其说尽好话,而对组织的教育培养之恩却只字不提。

  “通过办案人员对我的教育引导,让我深深感知到,我个人成长进步最应感谢的是组织。我个人犯错误,最痛心,损失最大的还是组织。”康鹏程悔之晚矣,他最终只能在自怨自艾、自恨自悔中走进高墙。(司继轩)

>>><<<